你最近接到山西文联的来信,把内容 跟我说说

“爸爸别哭,给我逮院子里的蜻蜓好吗?”
“爸爸经历过1942年的整风。”她说。
“爸爸没说清楚,反正你谨言慎行就是了。”她重复了刚才对我的告诫。
“白和黑卖一个价。”
“办事不能瞻前顾后的,叫你去你就该去。”
“报告,我过去是学什么专业的并不重要。我的肚子总吃不饱,涉及到我能不能活下去 的问题。您想,这话没有错吧!”
“报告班长,俺可不是‘反革命’。”刘四仰脖,继续和那士兵磨嘴皮,“前几年俺闹 肚饥,偷吃了一回副食店的糕点,就关到笼子里来了!”
“报社近二十个右派,我是第十三个被揪出来的。‘十三’这个字眼很不吉利。”酒喝 多了,我毫无遮掩地说。
“被匈牙利事件吓昏了?”我问。
“比方代的发配,只是脸上缺少个印记。”我说。
“别,大夫说了,你要配合大夫的这个疗程,脸上不会留下疤痕的。因为从高炉周围起 火,到把你拖了出来,总共不过两分钟的时间。”
“别被他装死所蒙骗!”
“别胡思乱想了。”他夺下我手中的酒杯。
“别惹他们,只当他们是在骂别人。”
“别人的爸爸,都住在家里,你也搬到家里来住吧!”
“别说了。”我怕听他这些血淋淋的话。
“别死鱼不张嘴!”
“别想不开嘛!笑一笑,十年少,于嘛总耷拉着脑袋!”
“不!你们都说错了。要说析梦问卜,还得我曹克强。”师大地理系来的老西子,露出 他的斑斑黑牙。他一开口,就使同类哑音,“让我看,你们这些甚的‘吃屎分子’,只有在 这儿接受劳改的命。你们读过《易经》没有?那里边充满了辩证法,比如,其中的天人合一 以及阴阳互换甚的,包括了宇宙间的许多学问。我们都是在五七年倒了大霉的人,维熙君比 我们的命运更惨,夫妻俩一块从天堂进了地狱——《易经》中包含的物极必反的哲理启示我 们,如果这泡老鸹(即乌鸦的俗称)屎,落在当年的乾隆皇帝身上,当然是大凶的象征。但 是我们已经是地狱里的鬼了,《易经》中的阴阳转换告诉我们,这泡老鸽屎,无论落在谁的 身上,谁都要走好运了。而老天有眼,这泡老鸹屎不落在别的同类身上,偏偏落在维熙君身 上,正是天意表明维熙君命运要有什么转机了。你们还不懂什么是真正的辩证法,因而对这 泡老鸹屎,做出了完全相悻的解释——我在这里有必要对你们进行一点辩证法的教育。”
“不,还是先谈你。”他煞有其事他说,“比如,你最近接到山西文联的来信,把内容 跟我说说。”
“不,口信不是带给张沪的,是托你捎给张丽华的。”
“不,快吹哨了,哨声一响都要爬起来学习。”
“不,她还有希望生!”我说。
“不,我们还是想要那只灰猫,这猫有灵性,与我们也混熟了。”张沪从小就爱猫,在 搬离老屋的同时,她找了它半天,不知它到哪儿去神游了。
“不,我再送您一程。”我说,“长大了,我一定要把妈接出来,您要保重身子。”
“不。”李滨声有气无力地回答。
“不超英美心不甘!”
“不服!”“何大拿”铁嘴钢牙,喷了我一身血污,“就凭我这出了名的佛爷(窃贼的 内部称呼),能跌在你这‘吃屎分子’的手下!呸!”
“不干那行当了。划右以后,我打报告要求自谋生活,比如到大街上去卖糖葫芦什么 的,可是人家不批!”
“不过那也没有关系,反正你是娶过媳妇的人了。”“同类”与我开玩笑说,“不存在 找对象的问题,过两天你自己照照镜子就知道了。”
“不行,你必须帮我捆好。我带走它,日后会给我增加力量。”
“不行。”

Leave a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