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鬼事?”戈顿不满地说

的主意
“这是什么鬼事?”戈顿不满地说,“命令怎么改得如此之快?”
“这是什么问题——”
“这是什么意思?”威利问道,“第二批人的休假没有了么?”
“这是谁的主意?”
“这是谁讲的——又是基思?”
“这是条死胡同,”副舰长说,“也许他们把东西吃光了。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
“这是图茜·韦弗尔,朋友们。图茜,这个家伙是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生。”
“这是我的想法,斯蒂尔威尔,不过,除非我另有通知,你就这么相信吧,哦,我会很快给你明确的答复的。”
“这是
“这也许就是我让它们堆积着的道理。这就像第一千次给小孩儿讲《小红帽》【格林兄弟(雅科布·格林Jacob Grimm,1785-1863、威廉·格林Wilhelm Grimm,1786-1859)共同编成的童话故事集《格林童话》中的名篇,与《灰姑娘》《白雪公主》等,已成为世界各国儿童喜爱的杰作。——译者注】的故事一样。这东西起初用起来就像婴儿学步,既笨拙又乏味,但重复多了就会疯狂起来了。”
“这一次你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这一点没问题。马里克将他们训练得相当不错。”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年以前——”
“这一下他完了就这么回事——”
“真是的,我又没怪你。如果当副舰长的是另一个人,我也会同他争论的。叫斯蒂尔威尔过来吧。”
“真是个迫害狂,”威利心说。嘴里大声说:“谢谢您,舰长,可是——”
“真是太感谢您了,基思先生。”那二等准尉取下铁钩,打开门,一溜烟地到下面甲板上去了。
“真遗憾。疼得厉害吗?”
“真糟糕,我以为人人都知道呢。”
“诊断是急性忧郁症。他住进了上面的基地医院。他在舰上的时候就有点滑稽,你知道的——”
“整个海军都是那样的吗?”
“正当舰长谈论你的衬衣下摆时你们的军舰是不是从它自己的拖缆上方开过去了?”
“正规部队的?”
“正合我意,长官,”威利说,“我应该为海军效力。”他准备好让自己在舰上干半年至一年。这就是他不得不在荒野里度过的那一年,这就是他父亲信中写的应受的磨难,他已作好了面对它的准备。
“正如我说过的,长官,它挡住了我的射击路线而我对形势的估计是在当时的情况下我的任务是回到反潜战位而不是绕来绕去地向海滩猛烈开火进行存心引人注意的表演,这便是我的指挥决策而且我要坚持这一决策,因为它符合现有的每一种学说,长官。这是个任务的问题,我的任务就是巡逻。”
“正是。幼稚无知的小额尔班。在我研究额尔班的心理之前,我也有点感到吃惊。他就属于小偷类型,错不了。”
“正是这个主意,”基弗说,“他迫使你就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写报告,就是要使你感到为难——这就是他的目的,使你为难。书面报告的性质本应是报告重大事件的。要就一件衬衫下摆写一份官方文件而又不透着是无理取闹或呆傻白痴,是要很费一番苦心的——”
“正相反,”基弗和蔼地说,“我将在小快艇里。我同战争情报处办公室的一位大学毕业生有个约会。她懂得双音节词汇。与‘凯恩舰’上的生活相比,这将会是一个高度知识化的晚上。”
“正相反,您的高标准是应该得到赞扬的。”弗雷泽说着,站起身,拿起了帽子,“我想于下午4时派我的小艇过来接拉比特过去,舰长。这样省得您的小艇跑一趟了。您觉得这样合适吗?”
“正在窃取莫扎特的一个乐段放在新曲子里用,我想我是在剽窃。”
“证明这一点,见鬼去!这是他的供状。”奎格从铁丝筐里抓出一张打印纸,扔到威利前面的书桌上,“干这种事不愁没办法。军事法庭只是走形式,仅此而已。像你、基弗和另外两个人一共四个笨蛋究竟怎么进行无罪抗辩?你们会犯千百万个错误。现在你把供状拿走吧。”
“只不过,我们认为您应该换换口味译点电函了。”威利说。他不怕基弗的军阶比他高。他知道这位通讯官对这种级别的区分持嘲笑态度。他本来就很尊重基弗,现在知道他正在写小说,对他的尊敬陡然又升高了许多。
“只吃了点儿小吃,爸,免得走不动。”
“只管继续干你的活儿好了,威利。”奎格说。
“只记住了一句话,‘爬上那个桅杆’。”
“只怕是我谈论书谈得让你腻烦了吧。”威利说,实在不想让这次会

Leave a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