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一看,那幽幽庭院、栉比屋宇早

门口,回头一看,那幽幽庭院、栉比屋宇早已变成一片瓦砾场。
一路喋喋絮语,不觉早已来到行省平章衙署门前。领头的衙役将秀才模样的人扶下轿来,引着一行三人,用手摇着揭下的招纸,那守门的兵将一见此物,一齐躬身让路,这四个人一直走进了行辕大院。
一路行来,只见幽径盘曲、庭院清新,阶砌墙边养着许多经冬不萎的奇一举一动,谨守法度,这件事还望明察!”
一想到此处,他如坐针毡,悔不该当时在那老人的巨掌之下直陈有“,李俊一气之下弃官远飏海外,重做那杀富济贫、打家劫舍的勾当,临走时留恋梁山义气,便嘱咐一个结义兄弟悄悄将最小的儿子李恢带到梁山泊附近的渔村中寄养,要他常瞻水泊风物,不忘父辈业绩。李氏的这支血裔绵绵不绝,传至李海这一代,已是第六世裔孙了。近几日来,李海见素常冷清的水泊梁山忽然来了大队元兵,他饱经世事,知道官军只要一到这湖边,便要征船过湖。这一日,他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趁着天还未亮,便将藏在芦丛中的小船拖到岸上,正欲埋进沙里,忽然又想到那心肝儿似的闺女,为了躲开元兵的糟蹋,他又将女儿藏进船里,又将船伪装成沙丘,待到一切弄妥贴,元兵大队人马早将村子围得铁桶也似,他哪里敢冒昧进村,藏在半人深的芦苇荡里,直等到元兵撤去,方才赶回家门。一进屋,只见屋门口倒着儿子的尸体,身上被长刀剁得没有一块好肉,看起来是与元兵搏斗时被杀。厢房内横卧着媳妇的尸体,浑身被剥得赤条条的,胸口上还插着一把蒙古短剑!李海忍痛掩埋了儿子儿媳的尸体,刚要返回湖滩去找回李金凤,可巧她带着施耐庵、李黑牛走进门来,李海见二个身上元兵的服色,只道是他们掳了自己的女儿。怒火满腔,窜下老槐树,便要拚命。
原来竟是那日间与施耐庵斗棋的白衣女子,只见她此时早已换了装束,头上缠着围发白巾,身穿月白紧身靠衣,腰扎白绫板带,下着素白熟罗灯笼裤,手中一根烂银打就的三尺蛇矛银光闪烁,那姿态煞是飒爽俊俏。
原来这贾二早在两年前便与那山东王扩廓帖木儿——王保保有过瓜葛。当时扩廓荣膺钦命,走马济南,方圆数百里的达官显宦、首户巨绅都派人到省府致贺洗尘,朱子奇因曾与扩廓同朝共事,为了虚应故事,免遭猜忌,亦派贾二到平章衙门晋见。数日盘桓,心机深邃的扩廓帖木儿一眼便看中了这个应对巧黠的年轻管家,竟在满堂衮冕之中与他执手叙谈,说是:此郎秀外慧中,将来必成大器,可惜埋没在乡野之中!贾二蒙了这番奖掖,不觉感激涕零。后来他与黄秀英奸情败露,受了朱子奇一番痛责,不仅不思悔改,反而心生毒计,黄秀英恋奸情热,亦撺掇着落井下石。此时,恰好大都城内传出流言,朝廷要追查“兴庆宫之变”余党,贾二眼看朱子奇前途险恶,终于昧了天良,星夜将朱宅暗藏屯兵洞的机密通报给了扩廓帖木儿——王保保,扩廓大喜之余,飞马将信息禀报朝廷,朝廷克日便下了密旨:钦命清河郡主为齐鲁宣慰大使,假曲阜朝觐之名,到肥城搜剿梁山乱党余孽,捉拿叛贼朱子奇满门。扩廓得讯,不觉由喜转忧,他见朝廷不将剿贼之事交给自己这个封疆大吏,却另派一个女贵胄插手其事,怕那清河郡主将这泼天大的功劳抢了去,一面派人知会贾二伺机行事,一面奉朝命率军星夜到朱家庄接应“宣慰大使”。指望乘乱也拿几个叛贼邀功请赏。
院内两拨好汉一见,一时刀枪相向,剑拔弩张,气氛十分险恶。就在这一触即发之际,只听得一声娇喝,红裙飘飘,一个娇小的身影跃到阶砌下,插进张士诚、潘一雄之间。
院中响起窃窃笑声。
约摸等了两盏茶的工夫,那报信的衙役竟如石沉大海,久久不见出来。
约摸斗过四、五十回合,索元亨猛见那官儿吊死鬼般的白眼眨得一眨,不觉心中一愣。果然,那官儿袍袖一抖,索元亨立时抡开大棍,洒一道棍花,封住暗箭来势。
约摸过得片刻,只听得一阵怪声又“嘶嘶嚓嚓”地响起,在空寂的暗室里响得异样地令人可怖。响声未了,只听得“哐当”一响,地面上翻起一片石板,立时显出黑魆魆一个大洞来。
约摸离得一箭之地,忽听得元军阵中陡鸣一声筚篥,紧接“呜呜哇哇”一阵胡笳之声大响,当先一排蒙古铁骑雁翅儿摆开,居中阵门开处,战旗猎猎,早拥出一队威风凛凛的元将来。
约摸三更时分,一阵困倦袭来,施耐庵支撑不住,打个欠伸,正欲伏案假寐。忽听得屋门“吱嘎”一声轻响,紧接着两道黑影倏然闪入,施耐庵心中一动,抬眼看去,只见灯影下已然站着两个大汉,一个身着皂巾青袍,黑脸虎须,另一个羽扇纶巾,柳髯拂胸。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牛栏岗大营帐下的张士德、张士信两位首领。
约摸巳牌十分,店铺栉比的济南府南大街上,匆匆走入三个人来。那领头的象个秀才模样,身后跟着一男一女。三人一边沿街行走,一边观赏市面风物,眼里不时闪过惊奇的神色。看看走到通衢十字路口,领头的那人停下步来,四面环顾一阵,脸上忽然现出茫然之色,伫望片刻,回头与那一男一女商议一阵,便欲走入街旁的店面询问路径。
约摸午牌时分,一阵“得得”的马蹄声响过,戏场上立时金鼓齐鸣、号炮轰响。只见一行人在一杆红罗伞盖的导引下直奔戏台,当先一位正是那吓天大将军张士诚。他此番打扮迥然不同,头戴冲天紫金兜鍪,身着团龙嵌丝缎袍,腰间斜挂着一围镂着云霉纹的白玉带,足登薄底皂靴,宽袍大袖,满身金紫,比起当日夜闯淮安府那副邋遢模样,简直换了一番气象。紧跟在张士诚两旁的是两个黑矮汉子,除了身上装束不同外,那身姿形貌与张士诚一模一样。左边一人身着淡紫锦袍,膝下隐隐露出黄金锁子甲,头戴黄铜铠,手抚青虹剑,一派英武气象。右边一人头戴英雄巾,身着湖色锦袍,峨冠博带,羽扇纶巾,若非生就一副黑脸膛,便酷似当年诸葛亮。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张士诚的左辅右弼、同胞兄弟士德、士信。
约摸午时,远远地响起了开道的锣声,接着二十四对执戟的蒙古亲兵拥着官伞卤簿从山下走上来,紧跟在后面的便是八名长刀手护卫的一乘蓝呢大轿。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施耐庵不觉双目喷火。铁尔帖木儿的这顶蓝呢大轿,他不知见过多少次。在杭州,这顶轿子抬到哪里,哪里就要遭殃!夺人字画,淫人妻女,残人家室,害人性命,真是千夫戟指,万人切齿!施耐庵强摄心神,紧握剑柄,双眼紧盯着那顶轿子一步步走近身旁。
约摸一盏茶时分,那两个艄子见戏耍得够了,撑着船将四个人依次捞上船来。此时,徐、欧、邹三人早已肚胀如鼓,双目紧闭,被那黄水浊汤灌得只有出的气没有入的气了。只有施耐庵在激流中屏住气息,缓缓游动,神志尚还清醒,此时,见徐文俊等三人落难,在水里又逃不过两个艄子,他灵机一动,也索性闭了双目,让那二人捞上船去,任意施为。
约摸又斗得几个回合,施、朱二人双战清河郡主,灯昏屋窄,两人展不开剑式,犹自处在下风,卢起凤一根无影飞链虽然厉害,碍着屋里挤着许多受难姊妹,一时施展不开,竟被余廷心着着制了机先。
约摸又斗了二三十回合,双方兀自难分高下,董大鹏一方没料道对方冷古丁冒出这四个古里古怪的帮手,一时将精心安排的擒人夺炮的巧计搅得一塌糊涂,不觉焦躁万分,怒吼如雷。凌元标一边则眼见强敌围攻,虽然不知哪里钻出这四个好汉抵住了官兵,却巴不得早些杀退敌手,以免激斗之际,惊动朝廷大队人马,夺去了这传世之宝,亦自斗得五内生烟、四肢酸麻、怎奈一时占不到上风,空自急得血脉贲张。
约摸又走得五七里地,只见官道前边一箭之地忽地扬起一片黄尘,紧接着一阵“得得”的马蹄声愈响愈近,不移时,黄尘中忽然显出一队蒙古铁骑的身影和闪烁着寒光的长刀。卢起凤一抖银链,叫道:“众位弟兄们小心了!”叫毕,一马当先,扎住了阵脚。
约摸走出五七里地面,早已出了埝头集,徐文俊抬头一看,眼前雾蒙蒙一片柳林,再往前走,便是高邮湖渡头,他想了想,对施耐庵道:“施相公,前面渡头只怕早有官军把守,俺手头上又挟着个活人,为策万全,还是穿柳林往北走罢。”
约摸走得三五里地面,却早来到一片河滩地,只见满目尽是密密的芦蒿,拥着一段黄土夯成的矮堤,却哪里有那几个人的身影?
约摸走得十五、六里地面,那一派野林丛莽已然消失,渐渐都是光秃秃、怪石嶙峋的丘岗。两个人耳畔忽地隐隐响起一阵“哗哗”的水声,响得甚是疾骤。那水声愈来愈近,及至奔到近前,秋菊不觉失声惊叫:“不好!”
约摸走得四十余里地面,早见一派伏牛般的丘岗下卧着一座村镇,一条阳关驿道沿着村边绕过山口,蜿蜒直伸向云蒸霞蔚的北方天际。此时已是傍午时分,家家屋顶上炊烟袅袅,四野传来此伏彼起的鸡鸣犬吠,一派安宁静谧的田园景色。
约摸走了不到十步,忽然觉着脚下踏着软软一团物事,抽身俯视,只见草丛中平摊着一幅白绫。捡起抖开一看,只见白绫上用利器点出了两行小字:“欲寻大英雄,循淮径向东。”
约摸走了两个时辰,天色早大明,泥泞小径忽地一弯,弯进了一座绿树蓊郁的庄院之中。庄院前边,波光粼粼,一道大河横挡在眼前。
约摸走了十来里地,那条大道忽地分出岔来,路边隐隐现着一尊黑乎乎的石碑。宋碧云走到那路碑跟前,突然驻足。她待施耐庵走近,忽地转过身来,一双朗目倏然放出奇异的神采,久久凝视着满腹狐疑的施耐庵。
约摸走了十余回合,施耐庵那“快活剑法”使得顺手,几条大汉竟自落了下风,只见他脚踏圭步,剑走偏锋,陡地喝声“着”,一个虬髯大汉“哇呀”一声,“当啷”一声朴刀撒手,捂着右肩负痛跳出了圈子,其余的汉子见伤了一个同伴,不觉怒叫如雷,兵刃泼风,便要围上来拚命。
约摸走了一箭之地,便是南去的大路,惠佳德氏忽然紧紧攥住花碧云的双手,泪如泉涌,惨声说道:“俺二人虽为异族

Leave a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